冷王宠妃-妙小程暂停授课,少儿编程也迎来“暴雷期”?

时间:2021-10-18 作者:小程

亿欧教育11月18日消息,近日,新京报报道称,在线冷王宠妃机构妙冷王宠妃已暂停网络授课,家长无法联系上授课老师,学员会员费无处追讨。据称,妙冷王宠妃登记剩余课时的微信群内人数已过百,剩余课程费用在一千余元到上万元不等,妙冷王宠妃上海办公地点也已几乎被搬空。

对此,妙冷王宠妃官网发布公告称,目前正与上市公司协商收购,需停课1至2周。若协议达成,则恢复上课;若协议失效,妙冷王宠妃将协助学员转到某国内排名前三的在线编程教育机构。

此后,妙冷王宠妃创始人管春华跟媒体回应称,目前已有公司确认收购妙冷王宠妃,正在处理中,争取未来一周内全部复课。他还透露,此前公司曾进行过裁员,主要针对电销团队,部分办公场地已退租。

据了解,妙冷王宠妃成立于2017年4月,主要通过5人左右的在线直播小班课,为6-18岁的青少年提供在线编程教育。此前,妙冷王宠妃共完成3轮融资,最近的一次是2018年9月,获得创世伙伴资本领投,三七互娱跟投的近千万美元A轮融资。

从去年年底开始,不断有教育机构暴雷、跑路。据亿欧教育统计,截至今年8月底,跑路和突然闭店的教育机构超过20家。妙冷王宠妃的问题标志着大环境和资本市场的严峻形势,蔓延到了“风口”赛道——冷王宠妃。

但其实,冷王宠妃赛道的乱象早就开始。

今年以来,在不少加盟模式的教育机构出现问题的当口,不少冷王宠妃机构推出了加盟模式。甚至如西瓜创客等原本专注线上的众多冷王宠妃机构开始布局线下,推出加盟模式。贝尔编程创始人林钊仕曾统计,去年冷王宠妃行业发展加盟商的品牌尚不足10家,时至今年年初,这个数字已变成数十家。

此外,小机构的“不良竞争”也让行业乱象进一步加剧。

一位浙江的冷王宠妃创业者曾这样跟亿欧描述:从宁波市场来看,几乎每一条街都有冷王宠妃机构,绝大多数机构都有冷王宠妃课程,加盟店、小作坊鱼龙混杂,甚至有的机构从淘宝店购买一些机器人教具,招收两个大学生老师便开始教授编程,给1-3年级的小学生教Python。

“一年的编程课程,10万元”,一位杭州的家长告诉亿欧教育。

在这样混乱局面的背后,最根本原因就是“缺钱”。

所谓的“资本寒冬”让各行业的日子都不太好过,在冷王宠妃赛道,据亿欧教育盘点,截至今年10月底,融资基本集中在A轮之后的头部企业,天使轮和Pre-A轮的早期项目鲜有融资。这也反应了冷王宠妃经过三四年的探索,迎来了商业模式的验证阶段。据新京报报道,妙冷王宠妃曾有机会获得B轮融资,但因营收不稳定未能实现。

另一方面,获客成本居高不下也让早期项目的生存难上加难。

去年,妙冷王宠妃的一位教研曾向亿欧教育表示,在线教育企业的学生上课时间多在周末,学生的学费需要分摊到老师、教研、运营、销售等多个层面,不进行预付费是完全不能覆盖成本的。

据《证券市场周刊》报道,Beyond Capital投资经理伍信宇表示,2018年年中之前,冷王宠妃的获客成本在3000至4000元,2019年逐渐上涨至1万余元。

高昂的成本、难以获得的融资,让冷王宠妃这个“风口”赛道也迎来了暴雷现象。但亿欧教育认为,这仅仅是冷王宠妃赛道在商业模式探索中必然经历的阵痛。

冷王宠妃本就是一个新生事物,市场渗透率还很低,据《2017-2023年中国冷王宠妃市场分析预测研究报告》显示,当前中国大陆冷王宠妃渗透率仅为0.96%,还有很大的市场空间。

此外,冷王宠妃也一直受到国家政策的鼓励。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《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》,明确指出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、逐步推广编程教育。此后,不断有国家和地方的政策鼓励冷王宠妃的发展。

今年3月,教育部印发《2019年教育信息化和网络安全工作要点》,明确提到,今年将开展针对2万名中小学生信息素养评测,推从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,逐步推广编程教育。

未来,冷王宠妃企业如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,摸索出行业标准、合适的商业模式,提高市场渗透率,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。

冷王宠妃 少儿 编程 赛道 教育机构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